当前位置: 首页> 自然美文

溪行散记——游安徽绩溪县

发布时间:20-05-16

“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误落尘网中,一去三十年。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hellip;”伟大又平凡的≤诗人陶渊明真情地写到这诗歌的时候是什么一个情绪呢?是对官场的厌倦,还是本身对广阔的农村热爱,亦或是留念自然“坐看云起时”的生活呢?似乎都是,最终我不得而知。在此不敢和陶潜比拟诗歌的雅韵,但是倒有一种留念自然的同感。因我们提出,应朋友的邀请,我们一行五人去了绩溪。

离上次去绩溪县约或有10个月了,这次去的感受同从前同中有异,现简单记之:

(一)

8月16日18时,同行五人在宣城上了去绩溪县的火车。&l*dquo;况且、况且……”的声音,不到两个小时就把我们带到了绩溪县城,没想到朋友们早已在火车站出口处等我们多时,让我们由衷体会到了朋友的热情,我们愈加的兴奋起来,在朋友的安排下大家分车而坐。

离开火车站,我们的车子径直向酒店驶去,路上,一座座具有徽式风格的马头墙层层叠叠高低错落地把一排排房子隔成若干个个体,在路灯的弱光映照下,线条清晰,轮廓鲜明,朋友介绍这墙可以防风、┊┋防火、防盗,我想到绩溪人真是聪明之至,一点小创意,就解决了大家最▬关注@最担心的问题。车在前行,一些现代的高楼簇拥在前面,把我们带到了县城的中心。回头看看远去的徽派的代表马头墙,静穆地立在那里,像一朵朵雍容典丽的艺术奇葩,显然把绩溪县根基沉淀在徽州亘古不变的文化中了,同时妆点着辉煌灿烂的徽州文化。

徽菜也是很有地方特色的。我们住的酒店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当我们走进餐厅,摆满了桌子的徽菜,是特别的。朋友←邀请了好几个以前同事和朋友,朋Ⅴ友们很好客、更热情,忙着给我们介绍了各种不同的菜,臭鲑鱼,三条稳稳当当的躺在锅里,看上去特别具有滋味;臭豆腐、毛豆腐,大家一下子就尝到了《舌尖上中国》中“毛豆腐”,更是让人如临昨日的节目,大家把这些说成了“舌尖上的绩溪”;踏果、南瓜饺子、徽式春卷、野葛粉摊饼……无一不具有特色。同行的朋友很是活跃,谈起ш是多么多么的出名。因为朋友太过热情,喝了不少酒,竟忘了不少菜名,传说中的“‘胡氏宴’酒酒在桌上”其实是一句谎话。

次日清晨,醒来就是六点多了,朋友说早晨出去把绩溪县城逛了一周。在后来的聊天中,他说&▦▩ldquo;绩溪县的卫生不怎样,河里的水也不是很干净,要是能清理一下就好了。”我们建议以后他过来干县长,我们在说笑╫中车离开了县城,朝着“鄣山大峡谷”4A级∏景区驶去。

(二)

都说“山路十八弯,水路九连环”,绩溪县城就被这山山水水环绕着,一条宽阔的⌒柏油马路延伸到城郊,也不知道几道弯弯,千年仁里村就在我们行驶的道路的右侧,不知道几连环环,下坡迎面而来的就是龙川。

在去鄣山大峡谷路途中,过了龙川到了路边的就狭窄多了,路两边的民居似乎要把房子伸到马路的中央,密密地,一簇一簇地驻扎着,听着朋友的介绍,我感觉在来大峡谷的途中到处都۩是名胜,到处都有历史的痕迹,随处可以停下来歇一下脚,说不定就有好多故事在绩溪人的巷口或者巷尾。

回想起上次党校同学的热情招待,是我很尽兴地┓游览了很有灵气的龙川,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龙川河水悠悠顺势流淌,龙川人家山水萦绕,那一座座古朴无华的纪а念堂蹲在那↔里,犹如大树在往更深处扎根……在这些灵气的滋润中不知道又可以哺育着多少像胡雪岩这样了不起的人物?一晃而过,我们都越过了好几群马头墙了。

朋友和我介绍着,当时他在这里负责的时候,为了开发鄣山大峡谷等景区,为当地老百姓谋福利做了哪些事情,我们很认真的倾听者。一条从农田而过的道路,上面不间断的堆了很多石子,介绍说这条路修起来就可以避开村庄,但是我们这次还是从旧路穿过,这里俨然就是村里的小道,朋友说,这两个村子曾经发生矛盾而在小河两岸拿着很多猎枪对着干,真是危言耸听啊,我想当时的矛盾真的不小啊,也可以看出这两个村的村民很团结。说笑而过,希望不要再发生此类事件了σ。这些小村庄,可以说得上真正的村落吧,淳朴、宁静、原始而毫无装饰等等,几乎被这些而忘【记了城市的喧嚣。正思索着,以为大爷用绳子肩担着、双手手推着的那种独轮车从我们的汽车旁边缓缓而过,或许是我们来得早,村子里没有多少的繁杂,显得那么的安谧而祥和。

山,远远近近地已经呈现在我们面前,山间开始余烟袅袅,那是山里的常态,我们看到如临仙境,喜▼乐明显。被太阳照射的一面,清晰可见,山上的石块在青黛色中显得那么的白而耀眼。山由§远而近,由近而又从旁边穿过,不知道在这山丛中转过几道弯,我们Л◎看见了一座巨大的纵断面Π的山,犹如神斧斩削,朋友说,那就是你们要去的地方—&mda∽sh;鄣山大峡谷。

不多时,我们就来到了这个吸引了我多少时日的地方,近看,这座山完全不同我们的想象,原来是一块巨大的石块。据导游介绍,这已经申请了吉尼斯纪录,高达460米之多。

(三)

说是峡谷,真的要往深处去,我们沿阶而下,猎猎的日光被浓厚的层层树叶遮挡而在长有青苔的石阶上留下斑斑驳驳的亮影,两旁的杂树丛生,戴的帽子也不曾起到作用。行人不多,但是比较吵杂,可能是山谷把声音包住了的原因。只听见一位朋友惊叫,“看,好长的一条虫子。”凑近一看,怪吓人的,足有三五寸长,循阶而下,随处可见一些小生物,一不小心,就会碰见一条怪虫,一只青蛙,一只小虫什么的,有人说,“会不会遇到一条蛇啊?”我也有些害怕起来,因为我一直认为蛇是不善良的,甚是可怕,不敢靠近。几分钟我们就听见了水声,接着就看见了水,水真是清澈见底,被水冲刷的石块已经没有了棱角,或许就如中年人〤没有了脾气一样。大家很是兴奋,大家的运动鞋也穿不住了,争着要到水里嬉戏,有一种回|归自然的乐趣。

“虽然你们不舍得离开,但是这样的还很长呢,我们快点走吧”导÷游说。大家就紧跟着走了,这是前前后后来了几班人,大人小孩都有,比较热闹。我们沿着石阶,一会上一会下,一会钻进一个狭小石洞,就这样弯弯曲曲地走着,我们正好逆流而上,似乎是要找水的源头,我们一路看山色一路感叹水的清澈,几块比较大的石头上,有鱼在上面快速的游游停停,自由自在。溪水淙淙,冲击在突出的石头上,翻出白白的浪花,在太阳的照射下,在空旷的大山里,显得是多么的孤独,我想或许有一些忠实的♂鱼儿在其中嬉戏≈吧。还没来得及细细观赏,导游说要到伟人石像了,我们过了吊桥,大家找到最阴凉处休息。再转过几道弯,一块很大的石头落在溪头,导游选了一个位置,说“站在这个角度是最好看的,这就是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头像”,真的很像,我们几个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以前在广告上看的,以为是PS过,今天看了总算相信了,还有同事就┌近看看,是否有人工痕迹,他们最终鉴定:是纯天然的,不禁为这块石像所惊叹,我们拿着相机咔咔的照相,为亲临此景而做留念。

途中的景色是美丽的,生态环境是很好的。虽然三公里的路程,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先前所看到的巨大石块下面,之间巨大的石块如刀斧斩削过,与地面呈直角造型,石块从下到上没有植被,光滑的石块裸露着,只有裂缝中杂草几株,屈指可数。亲临此处,不得不为所到之处而叹为观止,感⿻觉人之渺小,自然之浩大。

导游可能真的着急了,先离开了,ρ这样朋友们也可以尽情的玩,加上其他的游客,男女老少,在溪水里面嬉闹非凡,与自然同乐。因为朋友们的随身带的东西全丢在岸上,我只好帮他们照应而没有下水,后来朋友问我为什么不下水玩,我说了我的意思,其中有朋友说,放在上面没人拿,我真是吃力不讨好,似乎落个小气的名声,自认为Я倒霉吧,也可看出来大家的防患意识这么淡薄。

因为走的速度很快,加上头晕脑胀的,很多景点的名称记不得了。

接近正午,意犹未尽,但是还是拾阶而上离开了峡谷,乘车去山下吃午饭。∮车行驶在镶嵌在山腰的不宽的公路上〓,转弯处向下看,★不得不为自己捏一把汗,不过,最后还是安全到达了目的地。

(四)

我们的中餐是在一个→不营业的餐馆吃饭的,菜比较丰盛,都是一些家常菜,也是很有特别的土菜,后来才了解这是一位不起眼的中年妇女所做,我不禁为她的这门手๑艺而惊叹。朋友们很好客,想我介҉绍一道道菜的材料,哪Γ些唯绩溪县所独有,他们介绍的津津乐道,我们吃的津津有味,他们是骄傲的说者,我们是快乐的听众,一位朋友在介绍中说,现在只有&κldquo;绩溪粉丝”不管在何处都冠以“绩溪”二字,如同徽杭古道一样有名,为安徽人不禁为这感觉一点小自豪。相比昨天晚上吃饭的地方这个地方虽是简陋点,但是绩溪山里人的好客之情越显得纯真,质朴,这里的菜也越显得自然。

吃过饭,我们就来到乡镇政府,作短暂休息,又很快朝“徽杭古道”驶去,在山里面转来转去,朋友向我们介绍动工的蓄水电站,山头与山头之间展示了这项浩大的工程面积跨度有多大。

今天多亏开车来的,如果不是开车,也不知道转悠多少路才能来这里,山间小道弯来弯去,终于到了徽杭古道的入口。

徽杭古道现在也经开发了,做了一个很大的门楼,从门楼后绕过就是徽杭古道的真正入口处,拾阶而上,漫漫古道,悠悠人心,顿时让人宁静,恰好天公作美,完全没有了太阳的炙烤,还来了阵阵凉风,没有让人感觉行走古道的疲惫。古道依山而建,一旁是深深的山涧,山涧水露石出,大石头林立,小石头累积频频皆是,在感触小石头的繁多的,不禁让我们联想这些突兀的大石头从何而来,山上掉下来的?不像。水中生的?也不像。莫非是天上掉下来的?或许只能这么解释。在我们走过的一段中,有好几块石头造型让我们不解,其中一块尖尖的石头,比我们工匠们打造的还要具有线条的美,说是美,不禁让人战栗,和古人的刑具多么相似,是☎不是用来惩罚山妖的呢?

因为时间关系,我们没有继续前行,走过一座吊桥,来到古道的一侧,与古道遥遥相△望。但是怎么也望不到古道的那一头,再下到门口,看看古道地图,才发现我们走的也只有总й长度的六分之一至五分之一。

离开古道的时候◆,大雨欲来风先到,峡谷当中,感觉风从四面而来,道边的宣传旗帜发出呼呼的声音。我们庆幸,在我们行走道中的时候没有下雨,尽管我们白带了三把伞。离开古道,就踏上了回家的路√了。幸好不远,刚好回来,就下着大雨,送我们回来的朋友来不及吃饭就匆匆离开了。

流水账记之,以表达绩溪朋友的好客与我们这次活动的成功的纪念。

上一篇: 菩提一叶
下一篇: 静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