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坚强美文

老王的愿望

发布时间:20-06-21

自从简阳市划归成都市代◤管后,住在绛溪河上游的老王硬是高兴得遭不住。

日盼夜盼,朝思暮想,终于在有生之年,如愿以偿,正儿八经的做了一回成都省的人。 人一辈子,只有一张身份证,老王这一辈子却要更改两次身份证,第一次是把内江改为资阳,第二次是把资阳改为成都。

代管,老王想都不想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好比一个母亲生了很多娃儿,实在管理不过来了,就把小的娃儿交给大的娃儿管。

老王为自己高明的解释沾沾自喜,他拗着一杆叶子烟跟生产队长理论什么叫代管,生产队长一脸愕然,拍拍脑袋想了一下,好像还真是这个理!

说着说着,生产队长突然出手,一把抢走Ё了老王手中的烟杆儿,撒退就跑,边跑边朝老王大声的吼,∮这根烟杆儿,老子从今天开始代管了!

这根烟竿儿跟了老王几十年,他才舍不得让别人独享呢,?跑得脱↓∑,兔脑壳,老子辗到天府广场都要辗到你?,老王屁颠屁颠的追了过去!

晚上,四川电视台正式播出了成都代管简阳的消息,历经数年的传言终于尘埃落定!

其实这个消息,?四川在线?中午就在网上发布了,老王上不来网,自然不知道!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一夜间成了成都人,老王反而有些回不过神来了,小舅子从重庆打电过来祝福他,老王想了半天,也?]有感觉△到做了成都人和不做成都人有啥差别,该喂狗还得喂狗,该给婆娘倒洗脚水还得倒洗脚水,慢一分钟都不行!

老王从小生活在武庙∝山区,由于家中子妹众多,家庭境况十分苦寒Δ,为了谋生,十六岁就独自上♯♮成都帮人蹬三≮轮,一蹬就是一辈子,他说农民一旦丢了锄头,就很难再拿得起锄头了。

这话有些土,不过左听又听,又好像有些道理!

就像某些人说某位艳星☏,脱掉的衣服再也穿不起来!

艳星老王没有见过,三级片倒背着婆娘看了不少,一元钱,一杯茶就过足◆了眼瘾,◥老王是个藏不住话的人,每每看了片子,都忍不住给其他几个蹬三轮∏的人分享一下,兄弟伙些听得眉开眼笑,津津有味,背┖后都称他为?★老烧棒?

老王并不在乎这些弯弯绕绕,这年头同行?当面是君子,背后是婊л子?,老子看一眼又不犯错误,比那些花钱去找乐子的人不知高尚了有多少倍!≤

只要对老婆好,自己心安理得。

有人笑他是∫五十步笑一百步的理论,老王一脸茫然,五十步和一百步差距可大多了。 听人说,老王的青年时代,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平日里节衣缩食,由于穷,三两年才舍得买一件◈新衣服,年近三十了,才在亲人的介绍下,在重庆的大山深处,慌慌忙忙找了个瘸子▦▩婆娘,了却了终身大―事。

这一辈子,老▶王简单得没有什么想法,拼命的蹬三轮,拼命的对婆娘好,拼命的挣钱,只要婆娘开口想做Ⅷ的事情,无论对错,他都照单全收,一件一件的做好!

有一次婆娘说⇔想去看彭州的丹景山,58岁的老王二话?]说,硬是把婆娘背上了望乡台,不仅感动了山顶的老和尚,还给你侬我侬的年轻人狠狠的上了一课。 有人笑老王是中国式葩耳朵,老王满脸不屑的回应一句,?你懂个锤子!哪个女人是为了做牛做马才嫁给你的?☆ 老王这句话,话丑礼端,被村里人奉为了爱情的经典,也给年轻人立了根标杆。

εїз

老王从不打骂自己的婆娘,平"日里,|连说话都轻言细语,反倒是婆娘有理无理,当着众人都会骂他几句,老王也不生气,一┌声不吭的∟傻傻的笑着。

邻居说老王一点面子都?]有,老王嘴一撅,她嫁给我就是天大的ε面子!

人生几十年,老王一直呆在龙泉蹬三轮车,他的乘客从小孩变成大人了,从小女孩变成了少妇,他还是一板一眼的蹬着那辆八∮十年代的人力三轮车,跑过温江,走过郫县,就连接婆娘都是从重庆蹬三轮车蹬回来的,究竟跑了多少路程,老王自已也说不清楚。

不过几十年间,三轮车从来没有被收缴过,这一纪录,据⊙说直今都还无人打破。 走的地方越多,老王心里越活,越活越不舒坦,他常对婆娘说,有的地方离成都几百里,都被成都管着。为啥帽子坡远☆的简阳,反而不是呢?

婆娘也搞不明白是咋回事,归哪儿管,老百姓说了又不算的!瞎操啥子心! 在成都混了几十年,儿女都成♀家了,老王还是没有混到一个成都户口,这个心结,他还不敢敞开肚皮说,怕别人笑话。

й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句诗是从孙子那儿学来的,听说成都真的代管简阳的消息后,老王一夜?]睡,反复念叨着这卐句古诗。

老婆嫌他吵,狠狠的⌒掐了他一把,老王竟然?]有生气,℡傻傻的偷着乐。

成都都代管简阳了,咱们还是出去看看吧!

老王给婆娘说得很深刻,蹬了一辈子三轮车,连个四川都?]有转出去过,要是死了,该多窝囊啊!

婆娘也认为⊥有道理,既∽然要出门,干脆就走远一点。└

老王问×,要走好远?

婆娘说,要走就Ψ走台湾,看一哈对岸是个啥样子,要不就到小日本那里也去转转,这帮鬼子天天给我们嘴臭,还争钓鱼台,我要看他们究竟长得是个什么模样!

老王心里暗骂,这婆娘口胃还开得很,真看不出︼︽︾还是一个败家子婆娘!

定了要出去耍的,究竟该去哪儿呢?老王真烦愁了!

【作者巫昌友,四川简阳人】

上一篇: 聊聊信仰(3)
下一篇: 完整的杯子,合脚的鞋子,知心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