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生哲理

逸轩往事随笔之不舍兵情

发布时间:20-06-27

从小我就想要当兵,也许是天生的,也许是耳薰目染,毕竟家里人就有当▶兵的,不时的就会听到很多关于部←队的事。我向往部队的生活,即使家里人不同意。
我记得那年的征兵特别早,相比往年的征兵时间早了将近一个月。我背着家里人在学校报了名。体检、审核等等的一切都是≈我⊙自己去办的,等街道主任拿着填写完整的政审单子来到我家,告诉我爸妈我当兵审核已经通过的时候,爸】妈那有些惊愕的脸深深地烙在了我⿻的心里。一切已成定局,即使爸妈想要改变也已经不可能了。
时间过得很快,一周的时间在家里人为我准备行李的过程中匆匆而过。
火车缓缓开动,看着爸妈有些泪眼婆潸。虽然感觉情节有些狗血,不过,在生活中这种狗血不是一直都在上演吗?
路上,火车飞驰,窗外的景物飞快的向后退去,就好行在为我们送行一样。毕竟是生活了17年的地方,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丝的不舍。
部队是一座大熔炉。不论在地方你是龙是虎,到了部队都要盘着卧Ё着。
因为部队的《保密条令》,我在哪个部队服过役就不说了,直接说我到了部队以后的事。
那天是6号,我不会忘得,对于任何一个当兵出身的都不会忘记自己入伍那天的具体时间和很多具体的事。
下了火车,出了站台就看见部队的军用卡车停在不远处,松绿色的颜色,很有活力,军队就是一个活力四射的地方。
“新兵拿好自己的东西,排队上车。”带队的少尉说道。要说的是,部队的人真的很有底气,嗓门也真的很大,嘈杂的火车站,他的声音清楚的传进我们的耳朵。
在车上我们大概坐了20分钟,铁制的凳子真的很硬,很凉。对于我们这些温室里的花朵,家里的太子来说真的很不舒服,可又有谁敢说呢?没吃过猪肉都见过猪跑,我们也都知道部队的铁血和雷厉风行,所以都咬着牙挺着。
到了部队,看着老兵们的训练,我们热血沸腾了。“谁人不年少,谁人不热血。”到了军队你就真的体会到了。
下车后,我们站的很散乱,带队少尉皱了皱眉头,当然我没∮▂▃▅▆█注意,感觉上我的眼睛已经很乱了,都有不够使的感觉。
“都给我站好!想跑五公里是不?”少尉有点语气不善,所以我才说少尉皱了眉头。
都知道部队的人惹不起,更何况我们新兵了。快速站好,我很郁闷的被挤到了前面,毕竟谁都不想站在前面,怕被抓典型啊。
“现在开始点名,点到名的答‘到┓‘。”带队少尉站在我们的对面▉,跨立站好。说话的是一个上尉,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上尉这个军衔,只知道肩上扛着一杠三星。
“曹琨”
“到!&rd|︴()〔〕q∑uo;我身后想起了声音,长什么样我大概还是知道的,毕竟是一起来的。
“李智浩”
“到!”我旁边想起了回答。斜眼偷看,长得还挺帅。我勒个去,嫉妒啊!
“那个新兵,看什么呢!”我被发现了,心里暗暗害怕。都冒汗了。
“说你呢!”
“额~到!”我有点肝儿颤,小声答道。
&ldqu∏o;看什么呢?”
“报告!没看什么!”
“都给我老实点!”带队少尉面目有点狰狞。
“是~”我们很统一的回答。
“继续点名。”“卫星君”
“到!”这会我没偷看,我也不敢。不过我知道他是个胖子,嘿嘿!一起来的嘛。
“木逸轩&︰rdquo;
“到!&rd◢quo;我瞬间回答道。个人觉得反应还不慢。
点名继续,很多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相继被点到了名字,大概十分钟左右,点名结束了,而这时候我们都站的有些腿酸了。
“新兵连期间新兵统一住宿,统一吃饭,统‖一训练。如果谁要搞特殊化就尽早离开这只军队,这里只有肯吃苦的、肯受累的,想享清福的就趁早滚 蛋。”上尉喝声道。上┌尉见我们没有反应,更大声的喊道:“都听明白了吗?”
我们都以为已经结束了,所以都有点心不在焉,也没听明白上尉说了什么。看着上尉的眼睛,我们都有些害г怕,答道:“听明白了。З”
“很好。”上尉也许看到了我们的异样,也许没看到。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已经过去了十几年,很多的事虽然已经有些模糊,可是那种微小的丝丝联系还是不能割舍。我看了很多刘猛的军旅小说和影视作品,其中记忆最深刻的要数小说《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和电视剧《我是特种兵》(第一部)。☆不是因为写得多么好,(当然我不可否认他写的真的不错)而是因为他的这两个作品可以引起我心里很多的共鸣。我相信,他的这两个作品也一定唤醒了很多退伍军人的军旅记忆。
言归正传。野战军真的很累,那种训练很残酷。至今回想我还是会不自主的打两个寒颤。说真的,我在家很懒散,即使现在也这样。很多的Γ事情都是老婆帮我完成,有的时候我会懒到连脸都不洗。毕竟“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套用刘猛的话来说就是:真不知道那时候我是怎么挺过来的。
两年的军旅生涯我是不会写在这里的,因为我觉得那两年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是我的宝藏∞。我要整■理好思路ξ,把它写出来。虽然不能像刘™猛的小说那样热血澎湃,可是普通野战军士兵的军旅也是很传奇,很热血的。
又跑题了。哎,真的很怀念呢。
老人常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起初我还不了解,可是当我复员的时候我才真正的明白了。写到这,我又想套用刘猛的一句话:现在让你穿上这身军装۞۞,你不会╠╡有任何感受,可是如果有一天,当你不得不脱下这身军装的时候,你将会无比的留恋。
这段记忆有些模糊,可是我真的要写出来,凭着那种感觉去写。
那天我向指导员申请了晚一天回家,指导员问我为什么,我说不◐出来。指导员看着我,缓缓的问道:“舍不得离开?”我低着头,没有回答。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两肩膀颤抖着。
“木逸轩”
“到”
“抬起头来&rdБquo;
“是”我下意识的回答,抬起了头,看着指导员。
指导员中年三十多岁,两边的鬓角都有了些许白发。伸手给我擦了擦眼泪,叹了口气,说:∽“逸轩啊,部队有规定,那是铁的纪律,谁也不能改变。我知道你舍不得,我也舍不得。”Ⅴ说到着,指导员停了一下,又道:“我当兵15年了,坐在这个位置也10年了。看着我手下的兵年年都走,我的心里也不好受。我从前战友复员的时候,我也哭的很厉害,我们所有人都哭的很厉害。我之所以选择留下就是因为我舍不得这Г身衣服和那个割舍不断的战友情。你是个好孩子,17岁当兵,现在也19了。在咱们团你是最小的,我们拿你都当孩子看。可是你也要清楚,你是一名军人,一名中华人民解放军战士。”说着,指导员的语气有些严厉:“只要你穿上这身衣服,不论你多大,你都是军人,只要你穿过这身衣服,不论你在哪、身在什么位,你都要给我记住,你是军人出身,部队是你的根,时刻都要准备为祖国献身,时刻以国家的利益为重。”指导员缓了一口气:“你明白了吗?”
“时刻准备着”
҉“很好!”指导员很欣慰,又说:“我不能让⿶你晚走,不过你可以打报告说让家里人来接你。如果上面批准,你就可以多待几天。”
“是,谢谢指导员。”
“嗯,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
“那你就出去吧,好好珍惜剩下的时间,和战友们一起。”
“是,那指导员再见。”
“嗯”
我离开部队的前一天,和几个要好的战友们喝了一个酩酊大醉,晚上都没有回寝室。我打的报告上面没有批,我只能和战友们一起走。
早上我们几个悄悄的回到营地,小心的摸回各自寝室。我回到寝室,看到所有的人都在收拾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班长把我的行李又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生怕我遗忘了什么。
班长没有问我昨晚去哪了,我的同寝战友也没有问。
21日ψ中午12点。我站在队列里,看着战友们一个一个的登上卡车;看着一辆辆卡车载满了人以后渐渐远去,所有的人都哭了。来的时候我哭了,回去的时候我又哭了。这两年我竟然是在哭与哭之间度过的。我不喜欢哭出声,从小就是。
轮到我上车了。上车前环顾这个我生活了两年的地方。这里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果、一人一物、一砖一瓦都记载着我的蜕变、我的成长、我的喜怒哀乐……Σ
目光从每个人的脸上掠过,真的很想一辈子都不和你们分开。连长、指导员、各排长、各班长。每个人我都想记住,一辈子都不忘。
&ldquoζ;那个兵,快点上车。”─━
“是”我下意识的挺直腰板,洪亮的声音回答。
我上车了,我的军旅结束了。
卡车的轰鸣声被哭声掩盖,我站着,看着营地越来越远、越来越朦胧。虽然◤我人离开了,可是我却把我的心留在了这¤里,留在这里和我的班长、指导员一起,永远都不分开。
忽然,耳边响起了那首∶我们到部队以后唱的第一首军歌:
寒风飘飘落叶
军队是一朵绿花
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
不要想妈妈
声声我日夜呼唤
多少句心里话
不要离别时两眼泪花
军营是咱温暖的家
&hel◘lip;… …… ……

上一篇: 那些年,你是胜者吗?
下一篇: 完整的杯子,合脚的鞋子,知心的朋友!